对马海战-帝国的崛起与巨舰大炮主义的时代序曲

0 Comments

对马海战是1905年日俄战争其间两国在朝鲜半岛和日本本州之间的对马海峡所进行的一场海战。对战双方是日本海军大将东乡平八郎指挥的联合舰队对阵俄国海军中将罗杰斯特文斯基指挥的俄国第二太平洋舰队。战役以日方大获全胜而告终,俄国第二太平洋舰队三分之二的舰只被摧毁,几乎全军覆没,而日方仅损失三艘鱼雷艇。这是海战史上损失最为悬殊的海战之一。此战后,曾经处于世界前列的俄国海军一蹶不振,日本从此进入了世界海军强国的行列,成为远东地区首屈一指的国家。

日俄战争初期,沙皇政府决定从波罗的海舰队(后来加上黑海舰队)抽调舰船,编组“太平洋第2分舰队”,开往远东增援。这支混合舰队拥有各型主要战舰38艘,辅助舰船约20艘,下编两个大队(后来又增加1个大队),由罗杰斯特文斯基海军中将统一指挥。这是一支仓促拼凑的舰队,某些舰只甚至尚未完全建成就出海,边航行边进行安装。官兵战术技术水平低,有的甚至缺乏起码的训练,通信联络靠德造无线电台,德国技术员一走,电台即形同摆设。官兵矛盾很深,士气低落。

太平洋第2分舰队原定1904年7月中出发,后因准备工作跟不上,推迟到10月中出发。航行路线预定从波罗的海经非洲南端好望角直到海参崴全程3万公里,中途一个基地也没有。按照国际法规定,交战国军舰不得在中立国港口停泊,这一规定给舰队造成了巨大困难。

舰队出发时,由于陆军战场上日军取得了一系列的胜利,在俄军中流行着严重的恐日病,几乎到了草木皆兵的地步,甚至谣传日本的秘密舰队已到了北欧海域。在这种气氛下,官兵精神紧张,舰队航行初期,闹出不少海军史上罕见的大笑话。他们有时见到外国船就以为是日本舰队而盲目开炮,甚至相距较远的俄国舰艇也发生误会,互相开炮。10月21~22日夜间在北海击沉击伤英国渔船的事件,引起国际风波,英国政府借此威压中立国不得向俄国舰队提供方便。俄国舰队为了解决燃料问题,只得在海上加煤,有机会就尽可能多装,以至甲板、机房、洗澡间,军官卧室等一切空地都堆满了煤炭,既降低了速度,又影响工作和卫生,特别是经过赤道海域,水兵们痛苦不堪,非战斗减员严重,而这时俄国补给船送来的却是几千套冬装(只有给陆军送“神像”一事可与之相比拟)。

俄军航行路线月底,罗杰斯特文斯基到达马达加斯加沿海,直到与福克萨姆会合后,才于1905年3月中旬继续向远东航行。这时船底已长满了海藻,航速大幅下降。罗杰斯特文斯基重病初愈,其副手福克萨姆重病垂危。士气极为低落,士兵自杀不断发生,甚至多次爆发“兵变”,很难想象沙皇政府竟然还能坚持让这么一直舰队前往战场,指望他们力挽狂澜。

1905年4月8日罗杰斯特文斯基到达新加坡。海军部命令他前往越南的金兰湾,在该处等候涅博加托夫率领的太平洋第3分舰队会合(这只第3分舰队的情况甚至不如第2舰队),然后北上,打败日本舰队,并到达海参崴。罗杰斯特文斯基舰队进入金兰湾,引起日本政府强烈抗议。法国海军当局被迫勒令俄舰出境。1905年5月9日,太平洋第2、第3分舰队在海上会合,联合舰队由罗杰斯特文斯基任司令,福克萨姆任副司令。

在俄国舰队东调的过程中,日本联合舰队进行了迎战的充分准备。在东乡平八郎的指挥下,先是对舰艇进行维修保养,给水兵休假,养精蓄锐。2月份,全体人员归队,进行紧张的训练演习。东乡判断俄国舰队最可能通过朝鲜海峡,取最短捷径到海参崴。因此,日舰队主力在对马海峡附近和日本沿海集结待机。同时在俄国舰队可能经过的一些海上通道布雷,组织监视,形成了一个庞大的预报网,其纵深达225公里以上。5月25日,俄国舰队最后一次加煤,其数量足够用到海参崴,造成超载。在此期间,副司令福克萨姆病死,罗杰斯特文斯基却秘而不宣,甚至对当然的副司令继任者涅博加托夫也保密,旗舰继续挂福克萨姆的旗帜。5月27日,舰队进入对马海峡,爆发了著名的对马海战。双方各有装甲主力舰12艘,但日舰航速快(18~20节;俄舰15.5~18节),火力也占优势(日舰每分钟可发射炮弹360发、总重量21949千克;俄舰每分钟发射134发、总重量8190千克)。除此以外,日俄巡洋舰数量为16:8,鱼雷艇数量为69:9,日方均占优势。

更糟糕的是,俄国舰队经过220天的远航,人员十分疲惫;同时又不注意侦察,对敌情一无所知;又没有作战预案,各舰长只知道集中火力打敌旗舰,并向海参崴方向逃跑。东乡亲率舰队主力(4艘主力舰、8艘重巡洋舰)在朝鲜镇海附近隐蔽待机。为使自己的舰队有足够的机动余地,他决心让俄国舰队通过对马海峡之后才出动。

1905年5月26日夜间,俄国舰队通过日方第1道海上警戒线。日方侦察舰在远距离上进行不间断地跟踪监视,并及时用无线电将情况报告东乡。因此东乡对俄国舰队的实力、航向、航速和队形了如指掌。27日晨,罗杰斯特文斯基发现了日本哨舰的行动,心情十分紧张。当时俄国舰队成行军队形:第1、第2装甲舰大队在右翼,第3装甲舰大队和巡洋舰大队在左翼,运输船队居中。11时后,罗杰斯特文斯基命令舰队成战斗队形:右翼2个大队向左靠拢,开到左翼第3大队前面,全舰队成单排一列式(纵队)。各舰航速不一,司令官没有明确规定慢的加速,快的减速,结果造成大混乱。12时许,罗杰斯特文斯基忽然心血来潮,判断日本舰队可能以横队队形向他攻击,因此又命令俄国舰队成横队队形。于是舰队开始进行复杂的机动动作。此时,罗杰斯特文斯基显然由于担心其战斗队形过早被敌人发现,忽然又下令全舰队恢复行军队形,再次引起大混乱。

13时40分左右,东乡舰队主力在右前方出现,成单排一列式,企图截断俄国舰队的航线。临战前,东乡对全舰队发出信号:“皇国兴废,在此一战,诸位尤须奋发努力。”罗日杰斯特温斯基再次下令成战斗队形,但已经来不及了。东乡截断了俄国舰队的航线链的海域向左转弯,划了一个“U”字形(日本战史称之为“敌前大回头”)。转弯时,日本舰队处于俄舰火力威胁之下,而且相当一部分舰艇无法回击(视线和射界被己方舰艇遮蔽)。这个动作在当时海军战术上是违反常规的。但这时俄国舰队正处于变换队形的混乱之中,罗杰斯特文斯基虽然下令开炮,结果形成盲目射击,浪费弹药,并且丧失了战机。日本舰队完成了转弯之后,首先集中火力猛攻俄国舰队的旗舰,海战开始半小时后,罗杰斯特文斯基的旗舰“苏沃洛夫号”被迫退出战斗,罗杰斯特文斯基本人负重伤。其他几艘旗舰也相继被击沉击伤。俄国舰队失去指挥,陷入一片混乱。俄国舰队力图摆脱截击的敌舰,但因为航速慢,并没有甩开日舰。日舰充分发挥其航速快的优势,迅速机动,占领俄国舰队前进方向的有利位置,猛烈炮击。双方在烟雾迷漫之中进行了一场混战。俄舰被击沉击伤多艘。16时许,海上起雾,东乡装甲舰队与俄国装甲舰队一度脱离接触,东乡向北转移。但日本巡洋舰队和俄国巡洋舰队正在偏南的海域进行激战。18时半,俄国装甲舰队开往该海域参战。直到此时,涅博加托夫才接管指挥权,并下令舰队继续北进。

当天夜间,东乡又出动37艘鱼雷艇和21艘驱击舰,对残余的俄国舰队实施鱼雷攻击。28日晨5时许,涅博加托夫率领仅存的少数舰只向海参崴方向逃跑。9时许遭到日本舰队围攻,涅博加托夫始则悬白旗、继而悬日本国旗投降。

这次海战,初出茅庐的日本海军战胜了从彼得大帝时代就开始走向海洋的欧洲强国。俄国太平洋第2、第3分舰队除3艘逃往海参崴之外,其余全军覆没,舰艇损失总计达27万吨,这比后来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著名的日德兰海战双方损失的总和还大。人员阵亡4830人,被俘5917人。日方只损失鱼雷艇3艘,人员阵亡仅117人,伤587人。

对马海战日本海军能够以弱胜强,在于他们准备充分,速战速决;重视夺取和掌握制海权,先机制敌,突然袭击;正确选择战机、登陆地段和主攻方向,同时灵活机动作战,陆海协同作战;士气高涨,作战勇敢,内部团结,指挥统一;指挥官训练有素,东乡平八郎指挥作战更是功不可没,成为了在近代史上东方黄种人打败西方白种人的先例。东乡平八郎指挥的这次日本海大海战的成功,决定了日俄战争中日本的最后胜利。日俄战争使正处于升上期的日本的民族精神极大地振作起来,东乡平八郎的声望迅速上升到顶点,更使他得到“东方纳尔逊”之誉。

对马海峡海战结果充分证明了阿尔弗雷德·赛耶·马汉的海权学说。再次证明了战列舰在海战中无可替代的霸主地位,并且深刻影响了海军技术的发展,特别是英国的第一海相费席尔坚信此战证明了对战舰来说最重要的是火力和航速。由此催生了无畏型战列舰和战列巡洋舰,将大炮巨舰主义推向颠峰。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